冷暖人生:2009年影像记忆!

2010-01-06来源:www.owecn.com
1
2009年2月7日上午9点10分,躺在北京军区总医院住院部28号病床上的赵斌告别了还未仔细打量的世界,静静地走了,脸上挂着未来得及擦拭的泪痕。赵斌安静地躺在病床上,此刻的他已经换上了恩人大伯邮寄来的新衣服。因为瘦弱,他未能撑起衣服,好几处地方都凹陷进去。2006年10月7日,就读于佳木斯市二十中学初二(10)班的赵斌被检查出患有急性淋巴性白血病,为了给赵斌看病,原本家境贫寒的爸爸妈妈卖掉房子,四处磕头借钱给赵斌看病,前后一共花费掉207万元的治疗费。赵斌生前口中的恩人大伯是感恩中国网站的一位长期爱心捐助者。为了挽救患有白血病的孩子,他前后捐出了一生积蓄的180多万元(其中捐助赵斌135万元),如今这位好心的恩人大伯负债5万元......
相关报道链接:
《赵斌:捐眼角膜给灾区的孩子!》
http://www.owecn.com/Focus/20090213/200902132945.html 
2
今年68岁的焦庆堂老人是村里的五保户,一辈子没有结婚,无儿无女。虽然明天就是除夕,但老人的屋里丝毫没有过节的气氛。举止有些迟缓的老人从衣兜里摸出一包没有拆封的烟来招待我们,然后他点燃了一根香烟吸了一口,从没有门牙的口中吐出一口烟雾,在袅绕的蓝烟中老人告诉我们:“这是我特意让村里人去赶集的时候帮我买的烟。我怕过年时万一有人串门,自己没有东西可以招待别人。这包5元钱的烟是我买过的最贵的烟,我担心自己抽不完这包烟就走了。因为我感到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吸了。请人帮我打那口棺材是我这辈子花钱最多的一次,几乎花掉了全部积蓄。我也曾想过把我做棺材的钱拿去看病,可我又想,总不能死后没有地方住吧?总不能就这样埋了吧?姐姐说人一辈子只能死一回,所以我想开了,就为自己死后打了一间屋......”
2009年1月28日是正月初三,焦庆堂老人的侄儿推开小屋门后发现老人已经去世了。老人走得很安静,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世的。老人走后,村干部特意过来告知不能直接土埋必须火化后才能埋。村干部是老人一辈子中见过的最大的官。老人离世了,除了花甲年龄的姐姐焦庆兰在现场哭泣外,村里再没有任何人为他流泪。

相关报道链接:
《焦庆堂:人只能活一次死一回!》
http://www.owecn.com/Life/20090311/200903113025.html
3
出生于1944年3月1日的郑芙,已步入老年。长期的操劳使她看上去心力交瘁满面沧桑,话语眉梢间总透着一股抹不去的悲凉。郑芙的家在当地属于最贫穷的一户,家徒四壁,仅有两间的主屋也快要倒塌。两间主屋一间是堂屋一间是卧室,堂屋既是吃饭的地方也是郑芙睡觉的地方,卧室被分成了两小间,一间堆杂物一间拴着患有精神病的小儿子马树杨。大年三十,宁静的农村远远近近响起了别人家鸣放鞭炮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声响宣告着一年岁末新年伊始。郑芙拿着一把小扫帚进屋给拴在小屋石头上的小儿子马树杨打扫卫生,准备吃年夜饭了。她无奈地说:“别人家过年都是欢天喜地,我们家过年是用眼泪水泡着过。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两个儿子一个疯一个傻。原来我还盼望他们的病能治好,现在我也死了这份心。我现在只是担心如果哪天我走动不了干不了活了或者人不在了,谁来给他们做口吃的?我也只能活一天照顾两个疯儿子一天......”
相关报道链接:
《郑芙:活一天照顾两疯儿一天!》
http://www.owecn.com/help/20090224/200902242986.html

用户评论

换一张(不区分大小写)